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友课写作训练营Day14:写作素材(五)

  领跑!深圳制造向“更高处”挺进【观点】2022年最新商科留学指南 选校重要因素你都了。他的童年正值中国近代史上的“三年困难时期”,村里一天就饿死了18人;他小学时就喜欢偷看闲书,比如《封神演义》、《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五年级时因辍学,开始了长达10年的农业劳动,期间无书可看时,就看《新华字典》;他靠《中国通史简编》这套书度过了文革;他在部队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四年间,读完了1000多册文学书籍;他写了《红高粱》、《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等经典小说,他获得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他就是莫言。

  莫言回忆说,自己从小特别迷恋、崇拜的一种人,就是讲故事的人。那个时候我既是一个故事的聆听者,也是一个故事的传播者。我听了这样的故事,我就忍不住想对别人说。我回家对我的父亲母亲讲,对我的哥哥姐姐讲。后来自己从事文学写作,写小说、写剧本,可能就是从给母亲讲故事开始的。

  面对诺奖的荣誉,莫言谦虚地说:自己清楚地知道,在全世界有许多杰出的作家,都有资格获得这个奖项。在中国也有许多作家,写的作品跟自己同样的好,他们也都有资格获得这个奖项。但是这个奖今年授予了我,所以也让我的内心深处深感惶恐。

  面对获奖后的各种批评,莫言坦言:我知道我的创作有很多的问题。我知道很多批评家都非常敏锐地看到了我创作的弱项和不足。这几十年来我也聆听了很多的赞扬,当然我也非常认真地听了很多的批评,包括很多非常刺耳的批评。我觉得这个赞扬鼓励可以使我继续前进,批评使我下一步做好准备。

  1970年,潘建伟于浙江省东阳市出生。潘建伟从小便是“神童”。17岁的时候,潘建伟放弃了直接保送浙江大学的机会,选择了进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学系求学。这与他从小喜欢科学是密不可分的。也是在大学里,他与量子研究有了不解之缘。刚上大学的潘建伟在首次接触到量子科学后便确立了自己的梦想,那便是“将来在中国建设一个世界一流的量子物理实验室。”

  1996年,求学若渴的潘建伟留学海外,拜入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塞林格教授门下,前往攻读博士。从此,潘建伟开启了科研之路。在实验室里奋斗着数百上千个日日夜夜却始终甘之如饴,在那些从未见过的光学器件面前,他兴奋地就像一个小孩子。经过一年又一年的艰苦奋斗,他完成了国际上首次发现光子的量子隐形状态。这在世界发展历程当中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凭借着论文“实验量子隐形传态”,他和伦琴、爱因斯坦一起入选“百年物理学21篇经典论文”。

  面对如此人才,世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纷纷向潘建伟抛去了橄榄枝,许以重金来招揽潘建伟,但潘建伟始终牢记着自己的初心,当年出国只是为了做实验研究,获取科学知识后自然要回来,这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事情。他热爱科学,但他更爱我们的祖国。2001年,在众多挽留声中,潘建伟毅然选择了回国。随后,刚刚回国的潘建伟入选“中科院引进国外杰出人才”,并获得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性项目的支持,在科大组建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量子物理与量子信息实验室。

  对于一个刚刚回国的年轻人来说,突如其来的名誉和地位使他遭受到了社会上相关领域人士的怀疑甚至否定,但面对种种不良言论,潘建伟始终没有理会,只是埋头苦干,默默钻研,因为他深知,时间才是最好的证明。在潘建伟的领导下,2016年8月,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成为全球首颗量子卫星。2017年9月,全长2000多公里的量子通信京沪干线全线贯通,采用光纤传输量子信号,实现两地量子保密通信,同时它的北京接入点与墨子号卫星连接,突破了地面光纤传输的距离短板,使得量子通信全球覆盖的实现成为可能。2019年12月,潘建伟团队与德国、荷兰的科学家合作,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20光子输入60×60模式干涉线路的玻色取样量子计算,在四大关键指标上均大幅刷新国际记录,逼近实现量子计算研究的重要目标“量子霸权”。一个个耀眼璀璨的成就宣告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潘建伟凭借一己之力将中国量子科技带到了世界之巅!

  1945年,南仁东出生在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1963年,他以吉林省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大学无线年,南仁东进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攻读硕士、博士,并开始从事活动星系核的系统观测研究。1993年,在日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上,科学家们提出,在全球电波环境继续恶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南仁东跟同事们说:“咱们也建一个吧。”七个字,成就了此后20余年的誓言。

  1994年始,南仁东创造性地提出利用喀斯特洼地作为望远镜台址,建设巨型球面望远镜作为国际SKA的单元,开始启动贵州选址工作。为了给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选址,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跋涉在中国西南的大山里,先后对比了1000多个洼地,时间长达12年!

  在建设过程中,南仁东及其团队又创造性地实现两项自主创新:在喀斯特洼坑内铺设数千块单元组成FAST主动反射面;采用轻型索拖动机构和并联机器人,实现望远镜接收机的高精度定位。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克服诸多施工建设困难、突破一系列技术难题,按工期高质量完成了建设任务,并产生了多项技术创新成果,推动了技术进步与产业升级。

  在FAST,南仁东的勤奋为大家所公认,他没有节假日,仅每天要处理的工作邮件就多达上百封。“工作狂”是南仁东在FAST工程团队人员中的别号,为了将一切做到力所能及的最完美状态,废寝忘食是南仁东工作的常态。在他的办公室里,南仁东经常带着学生们一起工作到凌晨三四点。2016年9月,“中国天眼”落成启用前,南仁东已罹患肺癌。但他患病后依然坚持工作,尽管身体不适合舟车劳顿,仍从北京飞赴贵州,亲眼见证了自己耗费22年心血的大科学工程落成。

  2016年9月25日,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在贵州省平塘县的喀斯特洼坑中落成启用,并开始接收来自宇宙深处的电磁波。2017年10月10日,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发布了FAST取得的首批成果,FAST望远镜探测到数十个优质脉冲星候选体,其中6颗通过国际认证。

  然而,在公布成果前的9月15日,南仁东因肺癌突然恶化,抢救无效,与世长辞。22年时间里,他从壮年走到暮年,主持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难题,为FAST重大科学工程建设发挥了关键作用,把一个朴素的想法变成了国之重器,实现了中国拥有世界一流水平望远镜的梦想,推动了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他的爱国情怀、科学精神和勇于担当堪称楷模,激励着广大科技工作者继往开来,不懈奋斗。